【开罗】埃及沙发冲浪记

到埃及沙发冲浪去

对于一个女生在埃及沙发冲浪,你会怎么想?身边认识的朋友给我的反应是“哇~你很大胆咧!”、“那会很危险吧!”、“你不怕沙发主把你XX吗?”、“小心一点咯,去那么危险的国家…”等等等等负面的评语,甚至也有人问“什么是沙发冲浪?”。我承认,在我决定在埃及尝试沙发冲浪之前这些想法也浮现过在我脑海里。上网做了很多功课,发现很多女生都试过在埃及沙发冲浪,虽然有些人发生过不愉快事件(被骚扰、被骗钱),但绝大部分的评价都还不错。其实说到底,就是要慎选沙发主,时时保持警惕及自身安全。

女性特别受欢迎

于是,胆粗粗的我就鼓起勇气开始在Couchsurfing(CS)找沙发主。因这只是想赚取一下在埃及沙发冲浪的经验,所以只申请了留宿一天。一开始在CS发留宿请求时,10个沙发主有11个都想收留我,没夸张,单一天内我就收到了数十封信息,回复都回到手软了。你认为埃及沙发主都很热心吗?别傻了,我敢说绝大部分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,我在隐喻什么?你应该懂吧…后来在约旦的旅舍跟几位背包客聊起这个话题,大家的情况都一样。得到了一个结论,就是在中东国家用CS,特别是女生的话都很受沙发主欢迎,男生的待遇就没那么好,旅舍里就有几位男生都有“吃柠檬”的经验^^

被捡回家的忐忑心情

从黑白沙漠回来当天,我让向导帮忙联系沙发主Ismail,因为还没来得及买Sim卡。通完电后他就很认真地叫我要小心,这句话让我心里感觉毛毛的…由于带我们出市区的司机会把我们送到各自的酒店去,所以再次让他帮忙通知Ismail确切等候地点,后来就约好在博物馆附近把我捡回家。初次见到Ismail,心里有点忐忑,满脑子想着他会不会对我怎样,如果形势不对就赶快逃。很抱歉有那样的想法,请原谅我是个有点被害妄想症的病患者,其实这样想也很正常啦,毕竟面对的是个陌生男人,不是吗?边走边聊的时候,我的心慢慢定了下来,不再感到那么不安,友谊也开始建立了起来。打Grab去他家,离市区约半小时左右,一路上有说有笑甚是开心。

热情的穆斯林一家

Ismail和家人都是穆斯林,住在Al-Ma’adi区的小公寓里,打开家门的那一刻,他的母亲Mona非常热情地给了我个拥抱,还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来招待我,这让我很惊讶。他们家的空间不大,有个小小的客厅,那是他弟弟温习功课的地方,公用的浴室、厨房及两间卧室。最大的那间卧室也是吃饭的地方,我和他们一样盘着脚坐在地板上边看电视边吃饭边聊天,因为他的家人都不谙英语,所以只能用肢体语言沟通,大多时候都是靠Ismail当翻译员。这顿饭吃得很开心,Mona还不允许我帮忙刷碗盘,一直叫我去洗澡,让我去休息。

2017的最后一天

从沙漠风尘仆仆地回到市区,真的累到快趴地了。可是尽地主之谊的Ismail说要带我到附近逛逛,我也不好意思拒绝,洗完澡后便随他出去了。他家附近有条热闹的街,吃喝玩乐都非常方便,托他的福,我以超值价办了一张流量大的sim卡,可以上网上到饱了。我们还步行去了一家较远的超市买日用品,也见识到了埃及西药房长什么样,在这里竟然只花个3埃镑(马币约7毛)就能买瓶咳嗽药水,这价格很不可思议!后来走累了,我们又回到他家附近的餐馆喝茶聊天,本来想等到12点倒数2018新年,但是身体实在支撑不住了,眼皮一直往下掉。回到家时,弟弟还在挑灯夜读,Mona和妹妹早就呼呼大睡,我也倒头就睡,那一晚是我旅程中最好睡的一个晚上了。

邂逅尼罗河

一觉就睡到了早上9点,觉得有点失礼,明明说好早上8点要跟Ismail游尼罗河。他说我肯定是累坏了,所以没把我叫醒,还准备好了早餐,等我一起享用,我更是尴尬了。Mona和妹妹已经去上班,勤劳的弟弟依旧在客厅里孜孜不倦地学习。过后,Ismail把我带到附近的尼罗河去,我们先是搭渡轮到对岸不下船再搭回来,虽然这样做很无聊,却是体验埃及人生活的一种方式。一上船Ismail就把我拉上上层甲板,说这里的视野很棒,人也比较少。微风徐徐吹来,岸上芦苇轻轻摇摆,我喜欢这种感觉,那是我第一次与尼罗河邂逅。两岸的风景也截然不同,Al-Ma’adi区大厦林立,另一头则是矮了半截的楼房。

初次搭乘三桅帆船

Ismail还说,之前带过沙发客从这里坐三桅帆船(Felucca)到市区去。诶,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哟!他先向岸边的船夫询问价格,让我先躲到一旁等他。这么做是因为船夫看到有外国人都会狮子大开口,当地人会便宜很多,可惜我们的计划失败了,船夫早就看见我俩在一起,唉!由于船夫的三桅帆船是传统的手摇船,不能把我们送到市区去,这样做会消耗很多时间,他也很亏。最终,我们决定花一个小时坐上他的船,在“方圆十里内”漂流,有加送一杯红茶。Ismail说,开罗的尼罗河不及阿斯旺(Aswan)的漂亮,去过了阿斯旺,我认同他的观点。

延伸阅读:【上埃及】尼罗河邮轮(Nile Cruise)初体验

哈利利市集

一个小时晃一下就过去了,之后我们决定到哈利利市集去。Ismail是个节俭的人,他提议搭公共交通工具,可是听他说得路途好像很艰辛,要搭巴士转地铁又要走一段路,我是个贪图方便的人,所以由我决定搭Grab省事。在埃及,Grab是非常好用的交通工具,而且车资不会太贵。虽然我经常纠结着怎么翻译那阿拉伯数字的车牌,但是这绝对没阻止我搭Grab的决心,只因他实在太方便啦!从Al-Ma’adi去哈利利市集也需要半小时左右,因为开罗的堵车问题也令人抓狂。Ismail先带我去参观当地人的市集,价格全是阿拉伯数字,看不懂。外国人当然就是要去回观光客的地方嘛,越过车水马龙的大街,来到了埃及最大的传统市集——哈利利市集了。

延伸阅读:【开罗】埃及最大、历史悠久、好逛、好买的传统市集——哈利利市集 Khan el-Khalili

沙发主带路获优待

为了省时间,Ismail直接把我带到了相熟的小店,说那里的老板很nice,价格非常合理,包我满意。在那错综复杂的巷子里左穿右插,我们来到了楼上的一间小店铺。店里只有一条窄小通道可以走,容纳不了太多人。刚好老板在,Ismail跟他打了声招呼便在外面等我,那刻开始我当然就发挥了女人的天性疯狂购物了。店里有很多摆设品让我爱不释手,而且价格真的非常有惊喜,比外面的便宜至少1倍以上,也因为如此老板所标的价格都是不二价。埃及的商店只要客人进来都会问你想喝什么饮料,我很不客气地喝了1杯芒果汁和1杯番石榴汁,因为太好喝了。最开心的是看中了一枚“荷鲁斯之眼”的戒指,老板当作见面礼不收钱,那么开心当然要跟他拍一张合照咯~

便宜到烂的草莓

带着满载而归的心情回到了Al-Ma’adi区,Ismail说要买些面包,面包是他们的主食,一般都是点配料或是用来夹着馅料吃。回家路上看见路边卖的橘子和草莓非常吸引,问了价格后毫不犹豫就买了3公斤的草莓,一公斤才10埃镑(马币约2.30),不买真的对不起自己。买那么多其实不只是为自己解馋,也是答谢沙发主一家对我的热心招待之情。每一刻草莓都是大大红红水水的,一回到沙发主家马上就洗了十多颗来吃。直至目前为止,这是我人生中吃过最好吃,也是最便宜的草莓了。去了埃及后,发现自己更爱吃水果了,只因埃及的水果都好好吃哦!

临别之际依依不舍

时间过得特别快,吃过午饭后是时候跟Ismail一家道别了,临别之际当然要拍张合照留念。Ismail让我在他墙上留几个汉字作纪念,他则教我一些简单阿拉伯语及数字,身上其实没什么纪念性的东西可留给他们,后来发现他们对暖暖包及雀巢Milo很感兴趣,于是就送给他们当手信。以为平平无奇的东西,在他们眼里竟是惊喜之物!走出门口时Mona双眼通红,我俩又再深深拥抱。这一次的感觉和第一次不一样,我觉得有点伤感。第一次在这个大家都认为危险的国度里当沙发客,我觉得自己很庆幸可以遇上善良的一家人,也让我体会到何谓人间有情,他们不是大富大贵之人,却愿意以真诚的心接待陌生人到家里住,还尽所能帮我解决问题,这一点让我很感动。

感恩遇上善良沙发主

第一次在埃及沙发冲浪,睡的不是沙发,而是一张温暖的床,还有三餐温饱。继香港、越南及约旦被请“吃柠檬”及被耍的经验后,对埃及沙发冲浪只抱姑且一试的心态,却意外地让我遇上了很好的沙发主。沙发冲浪安全吗?呵呵,世事无绝对,有时候也很看运气,无论男女都要学会保护自己,还是那句话,一定要慎选沙发主。想要尝试沙发冲浪,我先祝你好运^^


小小心得分享:

  1. 筛选沙发主一定要仔细阅读别人的评语及沙发主的自我介绍,介绍越多越好。曾有说沙发客因被威胁而造假评语,一般上这些无良沙发主都以甜头来诱惑你,所以千万别贪小便宜,也别接受只接纳女性的男性沙发主。
  2. 如果沙发主不适合自己,一定要跳过。事先准备几间青旅资料,如果入住当天沙发主突然不回信,至少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可住。
  3. 联系沙发主时用语要有礼貌,你选人,人选你。女生尽可能找女性沙发主,毕竟你不能保证会不会被男性沙发主吃豆腐。可以准备防狼用具,以防万一。
  4. 出发前多沟通,双方多了解有助于保障自身安全。把沙发主资料发给家人或朋友,至少发生意外(呸呸呸)他们也大概掌握一些资料。
  5. 别把沙发主家当作酒店,要多多与沙发主互动,人家没义务给你免费住宿。
  6. 最好带些土产或有纪念性的小礼物给沙发主表达谢意,适当时候也可以请他们吃一顿饭或喝杯饮料。
  7. 最好先问清楚一起出游的交通费用是AA制或是由哪方负责。
  8. 如果见到对方后发现与描述的相差很远,赶紧拿包袱走人!

About Celine Low

一个爱趴趴走的双子座女生,认为旅行重质不重量。无论是富游或穷游,都以最贴切的主题来分享旅行经验,把一步一脚印所收集得来的美照、美景、美食及旅程故事呈现在大家眼前。
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