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安曼】一个人游荡在安曼街头

约旦,我来了

那天在埃及与旅伴分道扬镳后,独自一人乘坐飞机来到了约旦(Jordan)的安曼(Amman)。当初会选择来约旦旅游的目的是既然人都到埃及(Egypt)去了,不如也把邻国玩一趟再走。再说,鼎鼎大名的佩特拉(Petra)一直都在我的旅游清单里,就趁这次把心愿一并完成吧!搭上飞机跨越红海(Red Sea)的那一刻,我正式与埃及道别,心里呼叫着:“约旦,我来了!”

延伸阅读:埃及12天11夜

原本计划被打乱

只身来到安曼,当时真的既期待,又怕受伤害,毕竟是自己一个人走,又是第一次到访中东国家,心里真的很纠结。幸好在埃及一起同游黑白沙漠的旅伴当时人已在约旦,这无疑给自己打了一支强心针,至少还有个相熟的人在约旦和我碰面。可惜的是我们见面的隔日她就要飞回台湾,无缘与她一同游约旦。而对于这次的约旦行,跟我原本的计划有很大的出入,走的根本就不是自己原先安排的路线。先是在三家Hostel找不到人拼团,还被在Couchsurfing(CS)认识的一位中国留学生爽约,又被当地人耍,直到后来在酒店认识的中国大叔找人拼团,才顺利地去了想去的地方,就可惜没能去到瓦地伦(Wadi Rum)

约旦通行证

那天下飞机后,在机场用美金换约旦第纳尔(Jordanian Dinar),美金在这里根本抬不起头,用了200美金才只换到JOD 130多,还要付手续费,心塞!虽然上网查过马来西亚人可以免签入境,但是为了省去买门票及通关可能会遇到的麻烦,我还是提前上网办了张约旦通行证(Jordan Pass)。因为打算在佩特拉待2天时间,所以购了Jordan Explorer的配套,持此证可以参观约旦境内超过40个旅游景点,只要扫一下手机里的二维码就可轻松通关,也无需付签证费,对于一些需要申请签证和长时间旅行的游客来说是相当划算的。

网站:https://www.jordanpass.jo/

小蓝去了哪里?

等行李也是件折腾的事,眼看着同班机的纷纷拎了行李走人,怎么我的小蓝迟迟未见踪影呢?直到输送带已经清空了,人也走光了,还是没看见小蓝,心里急死了,难道我的行李不见了?有位小哥走来,看了看输送带,我立马上前问他是否和我一样没拿到行李,他一脸错愕,听不懂英语,傻笑着离开了。就在不知所措的时候,我终於看见小蓝了!它被安置在轮椅上,正由地勤人员慢慢推出来。呵呵~小蓝在埃及卢克索(Luxor)“受过伤”,下面的轮子已经坏了,也有点爆开,我用胶纸把它粘住,希望它可以撑完整个旅途,看来它在约旦机场享有了“残障人士”的待遇,不过几乎把它主人给吓个半死。

Careem网约车

然后,就是要办张sim卡了,由于只待4天,选了最便宜的Smart 7配套,有12GB那么多,除了佩特拉及死海某些区域有时候收不到讯号以外,网络都很快噢!接着就是走出离境大厅,用Careem找司机载我到市区去。Careem和Uber在约旦都通用,不过前者比较被广泛使用(据2019年3月报导,目前Uber已将Careem收购)。去一趟市区就花了JOD 17,约旦就是烧钱啊!机场也有巴士前往市区,价格比较便宜,基于旅行了将近20天,行李坏了,又想省麻烦直达酒店就不考虑搭巴士了。

行色匆匆的司机

一分钟内就有司机回应,他要我走出机场,在对面的停车场等他。天啊,这让我想起在埃及的时候,车牌大多数是阿拉伯数字,这让我花了老半天才能辨认出来是不是我叫的车。看来约旦比较人道一些,车牌都是我看得懂的数字,至少不会上错车。左看右看,还是没见到来接我的车子,跟司机通话后,“咻”一声飞来一辆红色轿车,司机示意我赶快上车,他快手快脚地把行李扛上车。原本打算坐后座,却被他拉到副驾座位,然后又是催促我赶紧坐好,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。

滔滔不绝的话题

车子开动了,以很快的速度离开了机场。他开始聊起天来了,先是问我从哪儿来,为什么一个人来约旦,还跟我说为什么要我坐副驾座位。原来,Careem是不允许到机场载客的,遇到警察会被拦截问话,还需要付费,坐在副驾座位就可以降低被识破的几率。一路上司机滔滔不绝,向我介绍道路两旁的房屋,左边的是富豪区,右边是平民区,看来安曼的有钱人也不少。

耳朵受罪的车程

最受不了的是他强迫我背熟几个阿拉伯词语,语气像个老师在督促学生学习,还出题考我。一开始还会应酬他一下,可是后来真的是越来越不耐烦了,只好抓紧时机转话题:“咦~你们这里也有Ikea啊!”然后,我又后悔了,关于Ikea的故事他也可以唠叨很久。后来,他开始建议我这4天应该去哪里玩…45分钟的车程,我的耳朵很受罪呀!老兄,能不能就让我静静地欣赏一下沿途风景呢?

瞧他那副嘴脸

来到市中心,主要大道有几条岔路,绕了几圈才找到酒店的确切位置,是在一条乡弄里。酒店旁有个停车场,司机把车开了进去,有个人跑来收费,以我的理解司机应该在跟他理论把车停一会儿就走。那人坚持要收费,司机气得把车倒退,不小心撞到了墙角,这可把他恼怒了。他把车停在路旁,按耐着情绪,把行李拿出来后就向我要钱。我掏出一张JOD 20给他,他说手机App出问题,没显示该付费用,我出示手机让他看,上面写着JOD 17,他一脸怀疑,说要打电话给客服,结果没人接,只能无奈地找JOD 3给我,拍拍屁股就走了,啧啧,那嘴脸跟在车上的45分钟完全不一样呀!也难怪,他的车撞了,这回亏大了。啊~看着我那破破的小蓝,还有这楼梯,姐得扛着走呀!

不像酒店的酒店

来到酒店大厅,严格来说它比较像是廉价Hostel多过像酒店,里面冷清到极点,柜台有位员工办理手续。我预订的是单人房,当初选择这家酒店是因为它靠近景点,单人房价也比较划算。后来实在受不了它的厕所,而且洗热水澡必须到楼上特定的房间去,所以隔天换去台湾旅伴入住的酒店了。问了他家去死海(Dead Sea)尼波山(Mt. Nebo)的shared tour,员工说目前没人报名,可以把我列在等候名单里,如果今晚还是没人参加的话,我可以考虑包团。别开玩笑了,约旦的高消费,我这是拿钱来烧呀!

很贵的华夫饼

联系了台湾的旅伴,她正在死海享受着呢,回到市区将近傍晚,我才能去找她吃饭。再来联系了在CS认识有一段时间的中国留学生,在我前往约旦前还兴致勃勃说要见面的那位,竟然让我傻眼。他说这几天都不方便出来,让我自己在安曼熟悉环境,靠!也罢,反正这本来就是个solo trip,也没指望要靠谁才能玩下去。一整个下午,一个人在安曼街头游荡,饿扁了,得医一下肚子。街边小店看见很可口的华夫饼,买了一份,虽然老板毫不吝啬地铺了一层厚厚的Nutella在上面,但是一份要价JOD 3,烧我的心啊!

找团的辛酸史

也许甜甜的华夫饼刺激了我的大脑,突然想到其他Hostel或酒店或许有办团,我可以去问问呀!打开谷歌找了临近两家Hostel,上门问了去死海和尼波山的团,结果还是失望了。其中一家的员工跟我说他们今早才开了一团,截至目前为止Hostel里没人要参加明天的团,得看看晚上的情况怎么样,人数少过3人的话他们就不办了。我把联系号码留下,让他今晚联系我,我再想想其他办法。而另一家的说法跟我下榻的酒店一样,如果凑不到人就叫我包团。呵呵~为了荷包和安全着想,我还是没那个胆量。本来还想挨家挨户去问,但真的太浪费时间了,而且我觉得问出的结果应该都一样,我还是认命吧!

淡季的烦恼

怪只怪我来得不是时候,一月是约旦的淡季,游客太少,拼团很看运气!回到酒店歇息,碰见两位法国女郎,跟她们聊了起来,她们比我早到两天,昨天已经去了死海和尼波山,该死,我的时机真的很不对。后来她们告诉我,整家酒店只有四人入住,还有一位澳大利亚奶奶去了杰拉什(Jerash)一日游还没回来。天啊~这…这也未免太少人了吧?看来我真的不用指望拼团了,可是包车真的很贵,搭巴士的话当天来回时间很紧凑,愁啊~法国女郎建议我隔天留在安曼算了,或者直接搭巴士去佩特拉,在那里多待上一天。

莫名其妙的沙发主

回到房间,联系了另一位沙发主,之前他说可以当我的司机,只需付油费及租车费。但我只能说CS里认识的几位约旦沙发主比埃及沙发主更不靠谱,实在没办法的话我都不会想联系。理清思绪后,当下我能做的选择是:

  1. 花JOD 65包车去死海及尼波山一日游。
  2. 隔天直接搭巴士去佩特拉,放弃死海和尼波山。
  3. 联系当地沙发主。

由于觉得来到约旦不去死海很不值得,所以还是提起勇气联系了沙发主。一开始跟他聊得好好地,也谈好了行程及费用事宜,后来他却说怕我是骗子,要我搭车去他家跟他见面。我说人生地不熟,而且经费有限,用Careem查了一下来回要花JOD 20,不如约在城里一个地点见好了,他坚持要我去找他,真是莫名其妙。最后当然就直接把他拉黑了,很好奇为什么还有人会给他好评。

延伸阅读:【开罗】埃及沙发冲浪记

别让挫折影响心情

心里憋着,那口气真的吞不下,只好又到外面逛一圈舒解一下。一脸郁闷地走在街上,我的心情跟这座城市那冬天里的天气一样灰。心里一直告诉自己,旅行就是这样啊,无论你的计划多么地天衣无缝,当中难免会有出岔子的时候,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,不要因为今天所受到的一点点挫折而影响自己的心情。于是,我暂时把烦恼抛诸脑后,一个人继续在街上游荡、拍照、了解当地文化。

口操流利英语的文具店老板

走着走着,发现街上遇到的当地人其实都很友善,比埃及人有素质得多了,至少这里的人不会一直缠着你买东西,路人跟你对望时都会露出微笑。妇女也很摩登,没看到全身包到只剩下眼睛的。你可以感受到他们的热诚,而不是像埃及人那样(我是指大部分观光区里的),一对上眼神就很害怕他是否要来榨干你口袋里的钱。进了一家文具店买胶纸来“修复”我的小蓝,老板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,还拿了不同大小及颜色的胶纸让我挑,最后花了JOD 3买一卷。哎哟喂,在马来西亚几块钱就买得到的东西,在这里是3倍的价格,真的痛痛痛进心里…

很有人气的Sydney Hotel

台湾旅伴终于给我发信息了,给了我下榻酒店的地址,步行10分钟可到。来到Sydney Hotel,先是来个大拥抱,心里感觉踏实了,有熟人真好。再来就是这家酒店比我那家好上好多好多倍呢,不但有人气,设备也好,dorm里也有独立厕所。立马去柜台问了价格,一晚一个床位JOD 9,毫不犹豫地订下了隔天的床位。吐槽一下约旦的住宿,所谓的Hotel看起来明明就是Hostel啊~旅伴还笑我为什么会选了那家很破的Farah Hotel,明明评价就没有很好。好啦好啦,我当时就是因为贪便宜,现在知错了。在这里也认识了来自中国及韩国的背包客,取得了很多资讯,吃了很多颗定心丸,顿时感觉一个人的旅行从来就不只有一个人。

久违了的味道

说好要一起吃饭,搜了附近的餐馆都不是很合口味,想要试的却离市区很远,搭车很贵。最终决定到街上逛一圈,看看相中哪家餐馆就直接进去吃。后来进了一家便利店,想要补给矿泉水,看到Indomie泡面大家都眼前一亮,就这个了!其实我~很~不~喜~欢~吃~泡~面!但旅行了20天,开始想念家的味道了,这个泡面正好可以一解乡愁,这不禁让我想起那一天我们在埃及白沙漠对着日出吃早餐,那杯咖喱味的泡面温暖我的胃的场景。捏指一算,那原来已经是快10天前的事了,时间过得真快。

延伸阅读:【埃及】走进埃及的奇幻世界——黑白沙漠 Black & White Desert

天无绝人之路

在Sydney Hotel享受泡面的当儿,中国大叔来揪伴,说明天要包车去死海,目前只有他和一位哥伦比亚人,看看我们有没有人要去,可以减低费用。啊~这不是正合我的胃口吗(我是指行程啦),巧的是,他们后天要去佩特拉,噢买噶~我都差点哭出来了,猛点头答应。也许是我一直都持着“关了这扇门,开了另扇门”的正念,还有抱着“船到桥头自然直”的态度,才得到上天的眷顾吧!交换微信后,我与刚认识的众背包客道别,便独自回酒店去了。路上看见一亚洲女性,上前跟她交谈,虽然很突兀,但就是想问问她要不要一起包车。

来安曼必吃的国王餐厅

她是外派到约旦工作的中国女生,趁回国前先玩一遍,可惜她隔天就要去佩特拉,行程跟我一样,只不过都比我早一天完成。既然无缘同游,那么就一起去吃个饭交个朋友,反正刚才吃了杯泡面也还不满足^^我先跟她回民宿拿充电器,再到附近的国王餐厅Hashem Restaurant吃点东西。这餐厅是安曼推荐餐厅之一,是家生意很好的素食店,我们去的时候几乎满座。由于不知道要点什么,店员一一给我们介绍,邻座的一群男生还让我们尝了一些他们点的食物。我们就点了Falafel(我在埃及超爱吃这个,不过这里没埃及的好吃)、Hummus、Pita和茶,两人吃了JOD 5。

辗转难眠的夜晚

回到Hostel,见到了澳大利亚奶奶,跟她聊了一会儿,原来她已在约旦待上两星期了,单是佩特拉就待了一星期,从南部一路玩到北部。她说很喜欢佩特拉,叫我无论如何一定要多花时间在那里。唉~我也想,只不过这一趟约旦之旅只有匆匆4天,我连瓦地伦都去不了了,只好下次再来吧!向柜台人员要了楼上房间的钥匙去洗热水澡,浴室小得转个身都会撞到门,而且整层楼空无一人,心里有点毛毛的。赶紧洗好就冲下楼整理行李,都快10点了,依然没收到Hostel发给我的拼团信息,我也不管了,躺在床上,不知是太期待隔天的行程,还是酒店让我感觉不安,整夜辗转难眠…

About Celine Low

一个爱趴趴走的双子座女生,认为旅行重质不重量。无论是富游或穷游,都以最贴切的主题来分享旅行经验,把一步一脚印所收集得来的美照、美景、美食及旅程故事呈现在大家眼前。
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