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印度西遊記】我們的旅行印記——瓦拉納西 Varanasi

Kanha Paying Guest House

瓦拉納西(Varanasi)並不屬於“印度西遊記”行程里,因為它的地理位置處於北方邦東南部。當初團友說既然都去了印度,不要浪費了簽證費,想順便去那個臟髒的恆河看看,因此額外加了3天的瓦拉納西行程。從新德里搭12小時的夜卧火車到瓦拉納西,第一件事當然就是要去民宿卸下行李,然後把肚子填飽。在這裡用Grab叫車行不通,還是直接搭嘟嘟車吧!司機說民宿在巷子里,車子無法通行,把我們丟在大街上便走人。錯綜複雜的小巷讓人暈頭轉向,還好谷歌地圖沒帶錯路,好不容易,真的好不容易才找到我們下榻的民宿。一開始訂的是5人房,後來一團友說自己有另外訂了單人房,所以我們就換成了樓下帶浴室的4人房,感覺比樓上的5人房好太多了。價格親民、房間舒適、早餐不錯,這幾點非常適合背包客或小資旅行者。

錯綜複雜的小巷

這家民宿的主人經營布莊,店鋪在底層,他和家人住在一層,房子是世代留下來的資產,樓上開放了幾間房當民宿,這兩天我們是唯一入住的客人。當天接待我們的是管家Ravi,點餐後稍作休息,他便當起大廚去炒了麵條和飯給我們吃,這管家很本事呀!吃飽後,Ravi便帶着我們四處逛逛,並推薦了一家很有名的日本餐廳。由於剛吃飽,大家便先在錯綜複雜的小巷裡亂竄,看到信徒排長龍要進入廟裡拜拜,一頭牛大哥剛好經過,大家就摸摸它祈求好運,彷彿大人看見小孩般要逗它一番,畫面真有趣!巷子里有很多小店鋪,不時有糾纏不清的小販硬拉着你往他的店去看看,確實讓人厭煩。

Megu Cafe

哇~終於不用再吃印度餐了。這家店的老闆是印度人,妻子是日本人,據說是妻子來到瓦拉納西旅遊並結識到印度老闆,之後便來電定居於此,緣分這東西果然很奇妙。餐廳的食材都是從日本帶過來的,老闆娘每隔幾個月便會回日本採購,所以絕對是很正宗的日本味,特別是煎餅,吃了會上癮,非常推薦大家來這裡用餐噢!不過空間狹小,只有幾張桌椅,很快就客滿了。晚上回到民宿,我們讓Ravi做晚餐,順便講解一下隔天的行程,還請了兩位按摩師來給我們舒服舒服一下。按摩嘛,好像在瘙癢,這錢花得不值。今日大家就提早進入夢鄉,充滿電來迎接隔日的行程。

印度街頭的千奇百趣

起了個大清早,吃了個美美早餐,Ravi領着我們到大路去搭嘟嘟車。嘟嘟車一路奔馳,我們看見了印度街頭各種各樣的有趣畫面,以下便是當時相機捕捉到的情景。路上有各種各樣的動物:豬、牛、羊、猴、驢子、馬、駱駝、狗、鼠等,已經融入了人民的日常生活中。交通工具如卡車、腳踏車、嘟嘟車、馬車、三輪車、摩托車等穿梭在街上;人們熙來攘往地彙集在街上,有的在閑聊,有的在工作,還有的在趕牛…

西藏寺

首先來到了鹿野苑的西藏寺。這座由印度教育部文化局資助修建於1967年的寺廟隸屬藏傳佛教格魯派(黃教),是印度的六座大佛學院之一。寺廟周圍都是僧舍,但並沒有常住僧眾,只是當作一家進行早晚課誦並接受禮拜的寺院。迎面便是一座大殿,裡頭供奉着釋迦牟尼佛像,左右兩側為阿難、迦葉二弟子協侍像。佛學院每個月都會輪流派學生來管理及打掃寺廟,這裡看見的都是亞裔臉孔,感覺去了中國一樣。據說當初購買這塊寺廟用地只花了800盧比。

牟拉甘陀庫底寺

去了西藏寺後,我們來到了牟拉甘陀庫底寺(Mulagandha Kuti Vihara),估計始建於2至3世紀左右,本為石砌建築物,是為了紀念佛陀首批弟子五比丘而建。後來因北印度多次的滅佛行動被毀了,眼前這座是在1931年由錫蘭(今斯里蘭卡)佛教徒達磨波羅(David Hewawitarne)在原址上復建的磚結構建築,因此當地人稱之為斯里蘭卡廟。寺內有介紹佛陀生平的精美壁畫,但不讓拍照。有人認為,佛陀曾經在這裡生活過,雨季的時候便來到這裡講法;唐僧玄奘亦曾在7世紀到訪此地。側花苑裡有佛陀及五比丘的雕塑,還有從佛陀成佛的菩提伽耶(Bodhgaya)那棵大菩提樹折枝移植而成的菩提樹。

鹿野苑

鹿野苑(Sarnath)是釋迦牟尼成佛後初轉法輪之處,是古印度四大佛教聖地之一。鹿野苑名稱的由來有許多版本,其中最為人稱道的便是以下這個傳說:從前有位國王愛獵鹿,大量鹿群每天被圍捕,死傷慘重。鹿王心中悲痛,便含淚獨自進城見國王並與其談條件,那就是每天會有一隻鹿犧牲自己進獻給皇宮。有一天,一懷孕母鹿被抽中,重抽又不公平,鹿王不忍,唯有自己替代。此舉感動了國王,下令這一帶永不許獵鹿,從此這裡遂成鹿的天堂,鹿野苑因而得名。

達美克塔

鹿野苑最為顯著的就是那雄偉的達美克塔(Dhamekh Stupa),遠遠就能看見它矗立在那裡。達美克塔最初由阿育王(Ashoka Maurya)建立,塔高約44米,直徑約28米。塔身上半部是紅磚、下半部是石塊所造,後來經歷土耳其人入侵,飽受戰爭炮火摧殘,歷代國王還將塔身拆卸用來建造其他建築物,但仍無損其完整外貌,塔上的雕刻仍清晰明顯,可見其材質非常堅固。許多信徒在這裡繞塔、誦經。

阿育王石柱

這裡還有被圍起來的阿育王石柱(Ashokan Pillar)。阿育王是孔雀王朝(約公元前304年至232年)第三代的君主,是位虔誠的佛教徒,不辭勞苦地跟着佛陀的足跡朝聖,每到一處便立一根石柱。在鹿野苑的阿育王石柱最為特別,它是唯一一根根有四隻獅子朝向四方,象徵獅吼轉動法輪之勢的石柱。如今石柱已斷成5節,獅子頭則擺在鹿野苑博物館內展覽。

瓦拉納西大學

離開鹿野苑已是中午時分,本來想要去博物館參觀,但在買票的時候不斷被吉普賽小孩騷擾,大家都覺得掃興,加上已經審美疲勞,便決定前往下一站——貝拿勒斯印度教大學(Banaras Hindu University)。來這裡是為了參觀仿造的一座濕婆神廟(Shiva Temple),順便吃午餐。原本的濕婆神廟已有3500年歷史,地理位置就在我們下榻的民宿附近,只允許印度教徒和非印度教徒的女性進入,由於寺廟高十幾米的塔全鍍上黃金,所以亦稱為金廟(Golden Temple)。金廟每天都排長龍,安檢也非常嚴格,據說曾遇過恐怖襲擊,所以門外都重兵把守,入廟參觀者只允許攜帶護照及現金。為了彌補無法參觀金廟的遺憾,印度人便在大學內興建了這座新的濕婆神廟。

林訥格爾堡博物館

吃完午餐後,Ravi說嘟嘟車司機會帶我們到林訥格爾堡博物館(Ramnagar Fort Museum),原以為路程很短,怎麼知道坐了1個小時才抵達。坐嘟嘟車上高速公路還真是第一次,原來嘟嘟車是不用付過路費的。來到門口,大家有點傻眼了,這跟我們的“西遊記”行程里所看到的城堡雷同,完全提不起興趣要進去看。它是一座建於17世紀的古堡,現改為博物館,裡頭展示的是一些古董交通工具、古代國王的日用品等。網上有寫說這裡是不錯的觀日落景點,但我們要去游恆河,所以只是在外面找了幾張照片便搭嘟嘟車回去了。

哈努曼神廟

回到市區,我們去了哈努曼神廟(Sankat Mochan Temple)。司機直接把嘟嘟車駛入地下停車場,然後Ravi叫我們把包包鎖在簡陋的木製儲物櫃里。這是因為神廟曾經於2006年遭到恐怖襲擊,所以一律不準攜帶電子產品,一開始把東西鎖在儲物櫃有點擔心,畢竟都是貴重物品,但Ravi說這裡很安全,不會有人偷東西。神廟香火鼎盛,來膜拜的信徒很多,我們沒有認真在看,也無法照相,趕緊參觀完便走人。


恆河上的日落

再度回到民宿附近的巷子,這些迷巷真的容易讓人混淆。原來我們的民宿離河畔那麼近,大約5分鐘路程就到了。在我們專屬的小船上,有個女孩走過來賣花燈,我們每人要了一個,待入夜後點燈放入恆河水中漂流。為什麼是入夜後?哈哈,沒什麼特別意思,因為目前要先欣賞黃昏的恆河。當前位置無法觀賞日落,因為都被廟宇遮擋了。這一次,我終於親眼目睹那條滿是屍油和骨灰(渾濁地)的恆河了。之前去的是上游,河水清澈,顛覆了我對恆河的印象。

延伸閱讀【印度】北印如畫般的人間凈土——瑞詩凱詩 Rishikesh

恆河上的燒屍廟

游恆河,除了看夜祭,另外一個目的便是看燒屍。沿着河岸有兩座燒屍廟,一大一小。Ravi交代只能離遠照相,靠近廟宇時不可舉起相機,這是必然要遵守的條規,也是對死者及家屬的尊重。燒屍也有分身份地位,一般平民百姓是用焚燒爐燒的,而家境較好的或是貴族則是用檀木來燒,檀木也有分低級和高級。你會看到恆河上不時有載着一堆檀木的船隻,全都是供焚燒屍體用的。而燒屍廟附近的建築都是留給垂死的人住的,有些千里迢迢來到這裡等死,因為他們相信在瓦拉納西死去,骨灰被撒入恆河裡就能免受輪迴之苦,直升天堂。燒屍廟有24小時不滅的天火,每天要燒300具屍體。

恆河夜祭

瓦拉納西的恆河夜祭被列為必看的儀式,當天有兩家廟宇舉行儀式,時間點差個10分鐘左右。我們坐在船上遠遠地觀望,真的很考眼力,見到祭司誦經、舉起不一樣的法器在那上下左右不停地轉動…一開始不明白為什麼Ravi不把船停在前方讓我們欣賞,後來才知道他的用心良苦,原來後面越來越多船隻穿插進來,導致交通水泄不通,停在後面的話比較好退出,避免水上交通阻塞。其實我們也可以踩着船隻跑到前方去,只是後來大家都累了,只想坐在船上^^退出人群後,我們便在河中央放花燈:點上蠟燭,默默祈禱,把花燈放入水中,望着自己許下的心愿順着恆河漂流向心中的天堂…

被驚艷到的薯泥

遊船河後,也到了吃晚餐時間。去了一家酒店餐館吃飯,點的薯泥還真的有被驚艷到,哈哈~當服務員一端上來的時候,大家都傻眼,薯泥上淋了甜醬,配料有洋蔥、蒜頭、豆腐,口感呢…你應該想象得到。漢堡味道還不錯,如果把那硬到可以咬斷牙的胡蘿蔔抽調,那會更好些。至於甜點,是炸香蕉球配上巧克力醬,一個字,甜!我們的瓦拉納西第二天就這樣划上句點了,這一天過得真充實。

尼泊爾神廟

在瓦拉納西的第三天,我們搭的是下午的班機,早上還有時間去轉一圈。吃完早餐後,Ravi帶我們穿過一條又一條的小巷來到一家建於19世紀的尼泊爾神廟(Kathwala Temple)。說真的,沒人帶路隨便亂闖很容易會迷路。據說它是瓦拉納西最古老及最著名的神廟之一,裡頭供奉着濕婆,在印度教中具有重要的宗教意義。1800至1804年間,尼泊爾國王拉娜·巴哈杜爾·沙(Rana Bahadur Shah)曾流亡於瓦拉納西。在流亡期間,他決定在這裡建造一座聖殿,於是這座神廟也是尼泊爾加德滿都(Kathmandu)帕斯帕提那寺(Pashupatinath Temple)的複製版

藍色奶昔

在瓦拉納西有個非常火紅的食品,那就是奶昔。雖然印度的奶昔到處都可以喝到,但在瓦拉納西這家叫Blue Lassi Shop的可以說是家網紅店吧~它被冠稱是瓦拉納西最好吃的奶昔,我們當然也要來試一試。來到的時候店家才開門,站在迷巷裡的我們與送屍隊伍擦身而過,當時與屍體的距離只有50公分,原來焚屍碼頭就在不遠處,這裡是必經之道。店裡很小,應該無法容納超過10人,牆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各國人證件照,難道是來光顧的客人留下的?我們點了不同口味的奶昔,一勺一勺挖着吃的時候,外面也不知走過了幾隊送屍隊伍…

再見,瓦拉納西!再見,印度!

15天的印度之旅眨一下眼睛就過完了。離開瓦拉納西的那一刻,也讓我們見識到了當地人的厲害,那就是推着輪椅送行李,哈哈哈!來接送的車子很小,勉為其難只能跟行李坐在一塊,不過還是挺樂意的,後車座可以欣賞到街景。在瓦拉納西機場和新德里機場,幾個女人還是不手軟,繼續血拚買了喜馬拉雅產品,團友推薦Biotique產品,用了他家的洗髮露,果然超好用的,推推推!我們的“印度西遊記”之旅就這樣來到了尾聲。印度,沒有你想像得那麼糟糕,其實來旅行也挺好的。

About Celine Low

一個愛趴趴走的雙子座女生,認為旅行重質不重量。無論是富游或窮游,都以最貼切的主題來分享旅行經驗,把一步一腳印所收集得來的美照、美景、美食及旅程故事呈現在大家眼前。
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