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安曼】匆匆一瞥安曼主要景点——安曼城堡山 Amman Citadel

视觉很棒的制高点

在安曼的第二天,我才有机会来到这座必朝圣的安曼城堡山(Amman Citadel)。昨天花时间找拼团,身心太疲惫,根本没那心情步行上来。安曼城堡山其实就在下榻的酒店上面,沿着山路走便可抵达,当初选择酒店的原因也是因为靠近安曼城堡山,怎么知道却换来了整夜辗转难眠的结果。早上和澳大利亚奶奶一同吃早餐,她告诉我步行方向,去城堡山只需要30分钟,还可以俯瞰安曼城,是个很棒的视觉享受。

延伸阅读:【安曼】一个人游荡在安曼街头

误闯民宅的尴尬

由于待会儿跟中国大叔约好在Sydney Hotel见面,然后前往哥伦比亚大叔下榻的酒店会合一同包车前往尼波山(Mount Nebo)死海(Dead Sea),所以我只有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溜上来参观安曼城堡山。从酒店出来后往右拐,来到巷口再往右拐,一直往上坡的路走就可以去到安曼城堡山了,这是澳大利亚奶奶告诉我的。听起来很简单,但当中我也走错了路,还不小心闯进了民宅。幸好里面正在做饭的妇女没被吓着,还很好心地用阿拉伯语指示我一直往上走,那场面尴尬死了。或许她已经习以为常,每天都会遇到迷路的羔羊吧~

杂乱无序却错落有致

在寒冷的天气下,一个人走在寂静的路上,警觉性也自然而然地提高了。双手护着胸前的相机和包包,深怕会遇上什么意外,毕竟约旦地处战乱国家之中,但后来发现自己太过于紧张了,其实安曼的治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,危言耸听比较可怕。走着走着,左边的景观也越来越养眼了,可以看见密密麻麻的房子一栋挨着一栋,层层叠叠、鳞次栉比,看似杂乱无序却又错落有致。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有何感想?

向哑巴老伯问路

来到一处平地,刚好是个十字路口,不知该左转还是右转,看见一老年人便上前问路。老伯比手划脚却又不开口,但知道我想去哪儿,手一直往上指,示意我城堡山在上面。唉,当下我关心的是该选择左边还是右边呀!我礼貌地点点头,说了句:“Shukran”,打算靠着直觉走。正当我打算走向右边的时候,老伯拍拍手,示意我跟着他走的方向(诶,直觉有时候也不靠谱)。有一妇女朝着我们方向走来并跟老伯打招呼,我这才意识到,原来老伯是位哑巴

走后门,囧!

后来停下来拍照,花了约莫5分钟,转身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发现老伯站在红绿灯那儿等我,跟我眼神对上后他微笑地指着城堡山的位置。我本以为他已走开,这使我太感动了,离远向他鞠躬表示谢意,他便挥挥手走了。越过了马路,我带着期待的心情来到城堡山,不妙我进错了门(不知该说是自己笨还是指示牌让人看不清楚方向),这里是后门呀,怪不得人影也没见一个,铁门也是锁上的。

打卡,安曼城堡山!

绕了半圈,终於找到了正常的入口处。工作人员先检票,出示手机里Jordan Pass的二维码扫一扫便能通过,省时又方便,不过说真的我还是比较喜欢收集纸质版的入门票,比较实在。工作人员顺口问了问要不要导游,我只剩下半小时的时间,聘导游亏死了,况且城堡山一眼望完就是残桓断壁,我只图拍几张照以证明我曾经在安曼的主要景点打过卡。虽然这样很对不起自己的荷包,也对不起景点的历史,可是没办法,时间非常有限啊~进入城堡山后,发现我是当天的第一位游客

三大宗教发源地

城堡山曾经是安曼最初的要塞,与安曼的历史息息相关。这一地区也是世界上犹太教、基督教、伊斯兰教这三大宗教的发源地。历史上巴比伦人、波斯人、马其顿人、希腊人、罗马人、拜占庭人都先后占领这一地区。公元前11世纪,崇拜埃及太阳神的阿蒙(Amun)王国把首都建立在城堡山上,当时人们把首都称为“阿蒙”,后来逐渐演变成今天的安曼(Amman)。古人在城堡山周围用大块石头建成了方形、长方形或圆形的要塞或瞭望塔。在城堡山上考古发掘的两个阿蒙国王的雕像,证明了当时阿蒙人的雕刻艺术与埃及人(Egyptians)及亚述人(Syriacs)相近。

各朝代历史遗迹

公元前300年前后,马其顿(Macedonia)国王托勒密二世国王费拉德尔菲斯(Ptolemy II Philadelphus)以其名字命名安曼为“费拉德菲亚”(Philadelphia),当时的要塞也在城堡山上。公元前后,这里成了阿拉伯伍麦叶王朝(Umayyad Caliphate)一个重要的行政区首府,此时又从费城改回叫“安曼”。阿拉伯人在城堡山修建了座西朝东的艾米尔宫( The Governor’s Palace)是当年的市政大厅,初具早期的阿拉伯风格,历经1300余年,原来的球形拱顶早已被毁坏,如今看到的是修复的木质圆顶。

远眺古罗马剧场

考古发掘也发现了大量罗马、拜占庭以及早期伊斯兰教的遗物。建于公元2世纪的古罗马剧场(Amman amphitheater就在山脚下,依山而卧的建筑可容纳6000人,如同半个圆环镶嵌在城市中,如果夏天来安曼,可以参加这里举行的文化活动噢!

约旦考古博物馆

城堡山的约旦考古博物馆(Jordan Archaeological Museum)里展出了许多珍贵的展览品。此馆建于1951年,里头陈列着在约旦全国各地发掘的历史文物,包括古代日常物品如陶器、玻璃、燧石、金属工具,还有纪念碑类物品如碑铭和雕像。博物馆还收藏了一些刻字及雕像的珠宝以及一些铸币藏品。从旧石器时代至(一百万年前)至伊斯兰时代(公元636年至今)的展览品都在这儿,是个很值得花时间参观的地方。

错过了镇馆之宝

据约旦官网介绍,博物馆最重要的展览之一是在卡兹尼宝库((Al Khazna)发掘出的约公元前6000年的石膏塑像,以及用亚拉姆语(Aramaic language)写成的铜制死海经卷(Dead Sea Scrolls)。哎呀~我当时只是随意瞄了博物馆里大大小小的展览品,竟错过了两样镇馆之宝,哀哉!可以再去一次吗?不过,我是对以下的小孩骸骨比较感兴趣,他的尸体是根据古代美索不达米亚(Mesopotamia)与埃及人民的传统被埋在瓮子里的。

不同大小及类型的棺。

光看这件战士服就让人觉得很重。

阿拉伯伍麦叶王朝时期的浴室穹顶,雕工精细,可是那几个人头雕塑有点吓人。

安曼城堡山处处可见的残桓断壁,向世人诉说着它历经沧桑的故事。可惜当天的时间真的非常有限,无法一一仔细欣赏,还被后来进来的两位小哥哥集邮拍照(翻白眼)浪费了些许时间。如果你也喜欢古迹,可以去安曼城堡山感受一下3000多年历史沉淀带来的震撼,还有,一定要待到黄昏时间,据说天色非常漂亮。可惜我没那福分,唯有期待下一次可以再踏上这片国土,把它好好游览一番。下一站,我要前往尼波山和死海啦~

About Celine Low

一个爱趴趴走的双子座女生,认为旅行重质不重量。无论是富游或穷游,都以最贴切的主题来分享旅行经验,把一步一脚印所收集得来的美照、美景、美食及旅程故事呈现在大家眼前。
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